• 当前位置:
  • 中国服装网
  • 人物
  • 专访潮流教父迈克尔·杜波伊:最酷的人不需要香奈儿

专访潮流教父迈克尔·杜波伊:最酷的人不需要香奈儿

来源:外滩画报 编辑:陈舒琦 2015年04月02日 10:18:40

[导读] 迈克尔·杜波伊(Michael Dupouy)是街头文化圈最重要的人物之一,身兼街头潮流书《ALL GONE》的策划出版人、法国创意组织 La MJC 的核心人物,也是知名潮流品牌 CLUB 75 的共同创办者。

  迈克尔·杜波伊(Michael Dupouy)是街头文化圈最重要的人物之一,身兼街头潮流书《ALL GONE》的策划出版人、法国创意组织 La MJC 的核心人物,也是知名潮流品牌 CLUB 75 的共同创办者。在他看来,街头文化就是一种随意的文化,没有穿衣标准。“在法国,没有人在乎品牌,大家都是简单随意地穿。最酷的那些人不需要香奈儿。”

  最近两个月,迈克尔·杜波伊几乎全在飞机上度过。他带着滚烫出炉的《ALL GONE 2014》,从一个城市飞往另一个城市进行宣传。他的 instagram 每天都在更新,上一张还是摆满热带水果的墨西哥街头,下一张就走进了洛杉矶的游行队伍中。“我都快弄不清自己身在何处,又在哪个时空了,永远都在上飞机、下飞机,不过我很喜欢这种状态。”

  也许你不知道杜波伊是谁,但你肯定见过他。在不少街头潮牌的发布会现场,你都能看见他的身影。他还是陈冠希的好朋友,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两个人勾肩搭背的照片。

  身兼街头潮流书《ALL GONE》的策划出版人、法国创意组织 La MJC 的核心人物、知名潮流品牌 CLUB 75 的共同创办者,迈克尔·杜波伊绝对称得上街头文化圈最重要的人物之一。

  2006 年,La MJC 开始出版《ALL GONE》系列,这本书素有“街头潮流圣经”之称,将每一年的街头文化大事以及当年最具街头文化代表性的 180 多项物品收入其中,包括、玩具、Tee、滑板、艺术插图、收藏品等等,并对每项单品的设计概念作深入的剖析。

  从《ALL GONE 2005》至今,《ALL GONE》系列的出版已经持续了差不多十年。十年间,街头文化从地下转向地上,也成为了无数设计师的灵感来源,从涅乐队的科特·柯本到山本耀司男装,街头气质和街头服饰早已渗入到了时尚的芯子。“想想 Hip Hop 吧,它以前什么样,现在所有人都在听,你去任何地方都能感受到这种音乐。15 到 20 年前,要是穿着球鞋,你根本进不了 club,现在就比以前受欢迎多了。人的心态在逐渐改变,有些人很不爽,不过我喜欢这样。”杜波伊说道。

  由法国创意组织 La MJC 出版的《All GONE 2014》

  记录街头潮流文化史

  3 月 19 日,由 CONVERSE 与 CLOT 携手举办的《All GONE 2014》上海签书会在 Converse IAPM 店铺举行,作为作者,杜波伊也来到了现场。

  眼前的杜波伊没有一丝丝疲惫,穿着简单的白 T 恤加格子衬衫,说起英语时口音带有浓重的法国腔调,有些词语像跌进水里一样,需要全神贯注才能听清楚。他比想象中更容易接近,谈话间隙还不忘把一长串复杂的潮牌名称写在纸上,讲到激动之处会指着身边的人当例子, 生怕不能完全表达出自己的意思,看起来完全是一个普通又阳光的大男孩。 “我绝对不是那种西装革履的人,我都三十多岁了,还是需要找人帮我系领带(最好是个姑娘)!”杜波伊在媒体面前如此描述自己。

  杜波伊位于巴黎的工作室,窗台上挂满潮牌领带,书架上整齐摆放着《ALL GONE》系列,室内摆设呈现出一股强烈的街头氛围

  《All GONE 》系列能够在亚洲闯出名声跟陈冠希和 CLOT 的推动始终分不开。陈冠希真正和杜波伊发生联系同样和《ALL GONE》有关:杜波伊把 CLOT 和 NIKE 合作的 AIR MAX 作为推荐收录进当年的书里。“这对我来讲是一个很开心的消息,因为知道连远在法国的朋友也能注意到 CLOT。之后通过朋友的关系真正认识了杜波伊,他本人十分的友善,也因为如此,我们才有了更多的合作关系。”CLOT 另一位负责人潘世亨(Kevin Pooh)说。

  杜波伊把 CLOT 和 NIKE 合作的 AIR MAX 作为推荐收录进《ALL GONE》书里,也因此和陈冠希成为了好朋友

  最新的《ALL GONE 2014》全书 252 页,收录了过去一年最受人瞩目的 200 款热门潮流单品。封面特意邀请了美国艺术家迈克尔·曼宁(Michael Manning)设计,分为紫色和粉红色两个版本,面向全球限定发行。虽然杜波伊只是草草几句,就说完了制作《ALL GONE》的全过程,但一本书的顺利发行还是充满着各种挑战。

  “对我来说,真正困难的是书籍里面的拍摄工作。我们每年选出来的单品大概有好几百样,我和我的团队必须把它们一件件拿到摄影棚拍摄,这样才能达到我想要的感觉。我不喜欢直接使用别人的图片,这也是《ALL GONE》和其他同类型杂志或书籍最不一样的地方。”

  街头文化混合服饰设计、多媒体艺术和各种先锋运动形式等于一体,很难依照某些特征区分开不同区域的街头文化,在杜波伊看来,它在精神气质上是一块整体。“通过网络,全世界的人都在共享着街头文化。”他说,“但不同区域会存在一些穿着上的细微差别,比如日本人不喜欢在美国广受欢迎的笨重球鞋,意大利人喜欢的轻便跑鞋会让莫斯科人很排斥。”

  面对书里是否存在商业植入的质疑,杜波伊坚决地予以否认。每年收录进书中的单品,某种程度上也是他与朋友们的私人收藏, 所以在他心中,《ALL GONE》的第一属性仍旧非常个人化。“即使有更新或更炫的东西跑出来,也没关系,因为这本书的一切出发点还是以我自己想要的东西为主,这点毋庸置疑。” 他说。

  Nike Mercurial Superfly HTM,由藤原浩等三位设计师共同设计,保留了该系列的 Flyknit 鞋面以及高帮鞋领设计

  “只有亚洲人才爱穿名牌”

  18 年前,迈克尔·杜波伊还是《Sportswear International》的记者。这是一本以运动休闲服饰为主要内容的时尚刊物。在那之后,他陆陆续续为法国当地的杂志做撰稿人,工作的核心仍旧围绕时尚和潮流。

  2000 年左右,发酵了数十年的互联网产业开始深深触及个人生活,一夜之间所有人都在谈论一个新时代。差不多那个时候,杜波伊和他的朋友架设了一个报道各种街头潮流新闻的网站,不过他也意识到了另一层危机:“每个人都在说纸质刊物要完蛋了,但如果你去网上搜索 2006 年最流行的东西,早就找不到了。互联网更新的速度实在太快,并不是最好的记录载体。”

  这样的解释从杜波伊嘴里蹦出来,产生了一种矛盾交织的感觉。街头潮流在大部分人眼中意味着变动、锐利和稍纵即逝,如果不是出于极度的热忱,很难想象花费这样巨大的精力留住它们的动力来自何处。

  越来越被数字技术边缘化的印刷品,在杜波伊眼中依旧是这个时代最适合留住记忆的工具。2006 年,他们决定经将当时最有话题的新闻和单品,以杂志或者月刊的方式记录下来,第一本《ALL GONE》就这样诞生了。

  最开始的时期也最艰难,他把印刷好的书装进袋子,自掏腰包坐飞机到各大城市推广。“当时看到这些书的人都觉得很棒,但是没人觉得可以推广出去,毕竟里面包含了太多新奇的东西,不是所有人都能了解。”这样的宣传工作,杜波伊足足做了四年,越来越多的读者开始记住他和他的书。抱持着这种记录街头文化史的态度,《ALL GONE》已然成为了潮流文化百科全书。

  “《ALL GONE》是否影响了文化的发展,这点我不确定。但我知道这本书已经变成了每个热爱街头文化的人都想拥有的东西,我并没有影响整个市场,也没有改变流行趋势,每一年全世界有无数粉丝都等待着它。他们连翻都不翻,仅仅看了眼封面就点击购买,这让我很高兴,因为他们对《ALL GONE》的内容十分信任。”

  在杜波伊的众多藏品中,美国布鲁克林著名艺术家 KAWS 的作品始终是他的挚爱。KAWS 真名布莱恩·唐奈里(Brian Donnelly),其作品是一种艺术变形,比如在米老鼠、米其林轮胎人、辛普森家族和蓝精灵等卡通形象里置入“X”标识,成为崭新的视觉符号。“从 1999 年 KAWS 在巴黎办展时,我就开始收藏他的作品了,它们就像我的卫士一样。”KAWS 新奇、夸张又独具个性的设计,跟杜波伊所要记录下来的街头文化如出一辙。

  说到典型的法国街头文化,杜波伊显得很骄傲:“法国有非常著名的高级定制,我们会把它们跟地下文化相结合,变成一种混合体。在法国,没人在乎品牌,大家都是简单随意地穿。只有亚洲人才喜欢名牌。最酷的那些人不需要香奈儿。”

  adidas Originals 与 Club 75 联合打造的 Stan Smith 延续了该系列的简洁路线,鞋身采用全白的皮革

  B=《外滩画报》

  M=Michael Dupouy

  B:请列出你心目中 2014 年最佳潮流单品?

  M:只能说一个吗?我可以写出来很多,比如空山基(Hajime Sorayama)的雕塑作品“Robot ”,Club 75 x adidas Originals Stan Smith 联名鞋款,街头艺术家 KAWS 的雕塑“Bronze”,Supreme 推出的凉拖,Converse 联合Concepts 推出的限量鞋款“Aran Sweater”以及Nike Mercurial Superfly 的最新成员“HTM”等。

  Supreme 2014 年春夏推出的凉拖,只有简单的黑红两色,鞋面是大大的品牌标志

  Concepts 和 Converse 推出的联名鞋款 "Aran Sweater",以纪念圣帕特里克节,奶白色的鞋身运用爱尔兰纺织技巧以冷线织成,配上绿色星形图案与主题相呼应

  B:你从哪里搜到这些又潮又酷的时髦东西?编入书中的标准是什么?

  M:最早我都是从网站上搜索。做出了一些名气之后,会有很多品牌主动把单品清单发过来,但我会根据自己的品味挑选出最名符其实的。这本书是面向全球发行的,所以还必须兼顾不同国家、地区或者市场的具体情况,比如日本人不喜欢在美国广受欢迎的笨重球鞋,意大利人喜欢的轻便跑鞋会让莫斯科人很排斥。在颜色、风格等方面都需要做到平衡,放在一起才不会让人觉得讨厌。

  B:《ALL GONE 2014》是在哪里完成的?

  M:先是收集单品,然后在巴黎进行拍摄以及后期编辑制作,除了内容和装帧外,与上一版没什么差别。

  B:街头风格有什么具体的穿衣标准吗?

  M:没有任何标准。不论穿得张扬还是保守都是个性化的表现,街头文化就是将两者结合,它是一种随意的文化。

声明:以上专访潮流教父迈克尔·杜波伊:最酷的人不需要香奈儿内容由“中国服装网内容部”收集整理自互联网,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,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,请联系我们,一经查实,我们会马上更改!
您最多能输入140
最新评论
最新人物
更多